伍迪艾倫創造了一種喋喋不休又缺乏自信的知識份子典型,他喜歡描寫上流社會,特別是五光十色的影劇圈,或是庭院深深深幾許的豪門家族,對應一個出身微寒、卻品味超群、甚至聰明過人,卻與那個世界格格不入的小伙子,用這樣的對比,去諷刺那個上流圈的荒謬。

在伍迪艾倫作品的前期,這個小伙子就是他自己,他同時具備了文化上流圈的特質,也是那個格格不入的異類。伍迪艾倫早期的電影魅力,一大部分來自於他自己銀幕上的獨特性格。今日,許多人一提到「伍迪艾倫的電影」,腦中浮現的就是那個體格瘦小、毛髮稀疏、戴個大眼鏡、缺乏自信、喋喋不休、愛自嘲又傲嬌的紐約文藝青年;也因此,當伍迪艾倫年事已高,逐漸從自己的電影銀光幕上淡出後,他的電影就失去了那種「伍迪艾倫魅力」。他曾經企圖以不同的女性謬斯,重新建立自己電影故事的魅力。這名女性謬斯在他還存在於銀光幕上,就已經存在過,戴安基頓、米亞法蘿,都是早期電影代表;當他淡出銀光幕後,女性謬斯的重要性當然就升高,之前有《愛情決勝點》裡的史卡莉喬翰森,後來有《魔幻月光》的艾瑪史東;當然,中間夾了一個《藍色茉莉》的凱特布蘭琪,然而她的角色,比較像是以一個優秀演員的姿態,成功詮釋了悲慘的片中主人翁,而不是長期停留在伍迪艾倫的年表裡,變成一個重要的人物印記。

只是,這些女謬斯或許曾經讓伍迪艾倫的電影擁有不一樣的光環,卻沒有辦法扭轉他的創作,伍迪艾倫終究還是需要伍迪艾倫,或是跟他擁有一樣特質的男演員去成為他的替身,而人才濟濟的好萊塢,當然終究能找到這樣一個人,那就是傑西艾森柏格。

大家對傑西艾森柏格最知名的形象,就是《社群網戰》裡的馬克左柏格,他有一種活在自己小世界的形象,不管在哪裡都跟這個世界有所隔閡。這與伍迪艾倫的形象其實相去不遠。於是,伍迪艾倫將他找了過來,從《愛上羅馬》開始,就擔任起伍迪艾倫替身的任務。只是傑西艾森柏格的外型至少比伍迪艾倫討喜,形象也比伍迪艾倫陽光,只是延續了那個喋喋不休的形象,彷彿在他身上能夠見到伍迪艾倫的影子。

《咖啡愛情》裡,傑西飾演一個想要勇闖好萊塢、最後失望透頂決心離開的青年,他唯一獲得的,是一段甜美的愛情,也就是擔任自己舅舅助理與情婦的克莉絲汀史都華。最後,情人選擇了有錢有勢的舅舅,傑西則重返紐約家鄉打拼,開創出另一片天,也娶了美嬌娘,只是,舊情人重相逢,他們發現,舊愛還是最美,只是為時已晚。

這樣的故事其實甚為老套,然而情感的堆積上,影片結束時的確能帶給觀眾一絲遺憾與感動,傑西艾森柏格的表現相當成功,他在伍迪艾倫的電影裡,從來沒有一副「我現在正在演伍迪艾倫電影」的刻意,只是與他對手的克莉絲汀史都華確有種跑錯棚的尷尬。《咖啡愛情》其實已經算是伍迪艾倫近期比較溫馨的電影,然而卻被時代雜誌選為2016年十大爛片之一,也許時代雜誌的影評人沒真的看很多片,或是對這樣通俗的題材感到失望,才會讓這部電影入榜,但對於一般電影觀眾而言,這樣的通俗劇,也許才是與自己期待更為接近;而伍迪艾倫,也許是到了從心所欲之年,才有辦法面對通俗,面對觀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