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促進國際文化交流,同時也為了讓好電影可以被更多的人看到,世界各國都積極地舉辦影展,而現在大大小小的影展大概有3000多個,而知名的國際影展更是電影宣傳的最佳途徑,各國電影與媒體無不爭相參加,影展會因為國家民情與目的而各有不同,而影展的周邊活動也五花八門,friDay影音將陸續介紹國際影展讓你知

作者/徐硯怡


ESEC巴黎高等電影學院畢,影展工作者。看電視和電影的時候忍不住會在意聲音畫面比例和字幕翻譯。

2018坎城影展系列(二) - 新時代宣言、衝突與未完待續….

女性電影工作者的平等宣言
本週六(5月12日)下午,影展主場電影宮前籠罩著一股堅毅又堅定的氛圍。由評審團主席凱特布蘭琪、奧斯卡終身成就獎得主安妮華達(Agnès Varda)領軍,82位來自世界各國的女性電影工作者,齊聚在紅毯起走點,排隊成列的齊步向前走,一步步踏上坎城影展的紅臺階,向全世界發出訴求:一個女性電影工作者的平等待遇:透明、安全、多元的工作環境,與同工同酬的法律保障。

82這個數字,代表著自1942年以來,能踏上紅毯,進入正是競賽的女性導演影片數目,而同一個時期間由男性導演執導的入選影片,有1688部。另外再來看看其他數字:71年間坎城影展只有12位女性評審團主席,而曾經拿過獎的女導演只有兩位:珍康萍(1993年《鋼琴師和她的情人》)與安妮華達(2015年榮譽金棕櫚獎)。

回到紅毯前。坎城影展主席勒斯鳩(Pierre Lescure)與藝術總監法莫(Thierry Frémaux)站在所有女性工作者身後,表達官方的支持立場,佛里莫在先前的記者會上已與媒體預告這個歷史性的活動,並說明者是一個「女性見證自身」的活動,並且強調影展純粹是以影片本身質量作為選片標準但日後會重新審視選片程序,達到評選委員組成的性別平等。

藝術的勝利
令一個好消息是本屆閉幕片:英國導演泰瑞吉廉執導的《The Man Who Killed Don Quixote》(暫譯:誰殺了唐吉訶德),9正式獲得法院宣判,駁回製片公司對本片侵權的訴請,影片終將可以在5月19日的閉幕放映。
這部2000年開拍至今,強納森普萊斯(Jonathan Pryce)與亞當崔佛 (Adam Driver)主演的影片,可算影史上最著名的「開發地獄」(development hell)電影之一,十九年來經歷八次開拍與各種停拍,終於在今年完成,但自坎城官方宣布入選之後,遭製片公司Alfama Films百般阻撓參展,前製片人與該公司老闆Paulo Branco導演泰瑞吉廉非法持有影片版權並拒絕授權此片給影展,直到影展開幕後,影片是否能在影展放映都還是個未知數,而坎城影展也始終站在導演這邊,聲明影展的使命是以藝術為由來挑選影片,並且獲得導演同意,最後終於在法律上獲得勝利,讓這部大師職業生涯最重要也最苦難的電影,得以在電影宮與世人見面。

Netflix之爭未完待續…
然而坎城與世界最大影音串流平台Netflix之間的戰爭就沒那麼幸運。最為一個擁有全球1.7億會員的成長最迅速的OTT(Over the top,網路提供影音內容)媒體,它最大的優勢就是垂手可得的觀賞平台,與廉價的收費。
一向將電影視為新媒體,不斷探索新表現語言,高齡88歲的新浪潮電影大師高達,今年入選主競賽的的《The Image Book》(影像之書,暫譯),仍不斷探索新的電影拍攝方向,將大量新聞、影片與記錄畫面重新剪輯錯置,瓦解原有電影存在型態而轉向碎片式的篇章連結,以虛擬情節對阿拉伯世界進行深思。據聞大師一開始也想將影片賣給Netflix取代院線發行。

若說去年坎城釋出善意,讓Netflix出資影片《玉子》(Okja)與《邁耶維茨家的故事》(The Meyerowitz Stories)入選主要競賽,盼Netflix可重新思考其不在院線放映的堅持,而引發製作與院線端的軒然大波,是這場傳統影展與串流新平台戰爭的第一部曲,那麼今年三月坎城宣布因為參展影片必須取得法國戲院上映權,並且按法國政府規定,參展影片必須在上映三個月後才能在其他OTT平台放映,所以Netflix出資影片將不會進入主競賽(但可安排在其他單元),Netflix怒而將包含奧森威爾斯修復遺作《The Other Side of the Wind》(風的另一邊,暫譯)、與《地心引力》導演艾方索柯朗(Alfonso Cuarón)的新片《Roma》全面撤出,就是撕破臉的第二部曲。這場新舊時代的戰爭看似無解,但在影展開始前,藝術總監法莫特地和媒體召開的記者會上也特別強調,他仍相信電影「被觀看」與不同商業模式之間,仍有許多討論空間,他仍期待第三部曲的上演,雙方未來仍可以找出共識……。

不論是兩性平權的差異,藝術與商業的拉扯還有新舊電影世代的衝突都在坎城影展發生,到底事情會怎麼發展,就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