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哪一部華語電影,最能呈現華人世界這幾年發展的樣貌,那部電影肯定是陳可辛的《甜蜜蜜》。

「甜蜜蜜」,是鄧麗君的一首歌;鄧麗君堪稱華人世界裡,最能突破政治與地理隔閡的歌手,不論老少(至少在那個年代),就算沒聽過鄧麗君的歌,至少也聽過她的大名、知道她的長相。

鄧麗君,正是可以聯繫起不同地域、文化背景的華人最佳橋樑;而愛情,正也應該不受任何界限的綑綁,就如同鄧麗君的歌曲一樣,不管華人世界發展如何消長,不論一個人的人生如何起落,鄧麗君,八零年代的流行歌曲標記,就是能在某個特定的時刻,將全世界華人的思想給統一,讓大家在那個時刻,都只會想著她。而那個時刻,就是她死訊發佈的時刻。

通俗的力量,往往比任何高尚藝術,都來得強大。

你可以說《甜蜜蜜》是小品愛情,但也可以說它是貨真價實的時代劇,就算沒有戰爭、沒有驚天動地的生離死別,但是它的確記錄了八零年代以降,這個沒有戰亂、卻因經濟消長而產生巨大發展變化的華人世界。黎小軍跟李翹,這兩個為了賺錢,千里從中國跋涉到香港。那時候,中國市場尚未崛起,中國人到香港賺錢,無依無靠的兩人,在那裡建立起那種遊走在朋友與情人之間模糊地帶的情誼,因為不敢面對,所以分別;兩人在香港一待久,成了香港人,重逢之後,確認了彼此的感情,卻又因為身邊另有放不下的人,讓兩人再度分離;隨後,他們同樣為了討生活,也各自移民去了紐約,變成了紐約華人。為了生存所因應的流離,正是常人口中的「命運」,而所謂的「根」越來越模糊,自己的身份,越來越難以定位,只有幾件事情是不變的:他們都必須「討生活」,這是讓他們在世界各地漂泊遊走的最重要原因;另外一件事,就是鄧麗君始終沒離開過他們的心裡,所以她的死訊才有辦法將這兩個在人海裡重新連結。

自古以來,華人總是為了生存而四處漂泊,而《甜蜜蜜》裡的黎小軍與李翹,則代表了某一個世代的華人,雖然故事主軸是愛情,但他們的命運,像是記錄了這個時代的轉變。許多電影之所以偉大,是因為它為某個時期的世界留下了紀錄。而《甜蜜蜜》在今天能夠被重新修復,絕對不只是因為這兩個平凡人的愛情,而是因為他們的經歷,能夠作為日後社會研究的一個參考。

而陳可辛在創作《甜蜜蜜》的當下,應該只是想著該怎麼說一個好的故事,並沒有去想像日後的「歷史定位」吧?畢竟,如果沒有好的故事,所謂的時代,也沒人想去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