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蛋男情人》是導演傅天余的第二部電影作品。上映之前就備受期待,除了是一名「新銳」導演暌違多年的新作,更主要的原因,則是林依晨加鳳小岳這個充滿化學反應的組合,光是兩人為主的甜蜜海報,就吸引許多女性觀眾的觀賞慾望。

《我的蛋男情人》討論的,與其說是凍卵與凍精,不如說是「生育」這件事情對這個社會的重要性:林依晨飾演年紀到了卻忙於工作,以致遭未婚夫遺棄,深怕「優質」卵子會隨著年紀漸長而消失,於是決定以凍卵來解決這件事情;而鳳小岳則飾演不孕症患者,對於自己不孕感到自卑難受,因此對於「生小孩」這三個字相當敏感,同時認為天下所有的女生都想生小孩,於是自己永遠找不到好對象,殊不知自己的醫生偷偷替他做了凍精,讓他得以順利擁有自己的孩子。

先不論觀眾對於影片所呈現出的「似乎男女都得要生小孩」的意識形態是否認同,這部電影最有趣的地方,則是導演採取了一種「讓女主角與自己所凍的卵子有所互動」的方式,讓卵子不只是一個小試管,而擁有了自己的生命──他(卵子是由男性飾演,十分有趣的選擇)也期待有一天能夠離開冰凍的試管,跟精子結合,成為一個真正生命。而這部電影也遠赴瑞典拍攝,讓瑞典的冰天雪地與被冰凍的卵子與精子環境有所呼應。卵子與精子的造型,熟悉老電影的朋友,一看就知道是向伍迪艾倫的《性愛寶典》致敬。

然而,卵子精子的奇想段落,似乎比溫暖的真實人間來得有趣太多。林依晨與鳳小岳這對,的確有其化學反應,整個影片也著重在兩人關係的發展上,畢竟結局是希望兩人成雙成對,卵子精子結合孕育出新的生命。然而,其他人物關係的發展,卻明顯過於薄弱,尤其是女主角未婚夫的角色,處理得過於潦草,以致於觀眾無法認同女主角的創傷,在影片開始沒多久就無法進入;還有其實相當重要的母女關係,林依晨的母親是由本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金燕玲所飾演,硬底子演員卻沒有在片中發揮該有的演技,最後母女對話的戲雖然「必須」感人,但前面累積不夠深刻,以致於最後大家也只能盡量說服自己「這戲很感人」。

最後拯救卵子精子的戲有點草率,整個影片如果單純著重在男女主角的愛情發展上,似乎可以比較周全。電影可惜在過於貪心,想把所有一切都放進120分鐘的影片裡,但其實100分鐘講好一個故事,就算簡單,也已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