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聽說桐島退社了》、《紙之月》與《野薔薇理髮院》等多部電影傑作的日本奧斯卡金獎導演吉田大八執導,這次相中了山上龍彥編劇、五十嵐三喜夫作畫的日本漫畫《羊之木》,並延攬了關西傑尼斯8成員錦戶亮來領銜主演,是一部具濃厚懸疑風格的電影。

《羊之木》有一個出人意料、看似魔幻但卻符合現實價值的設定:如果把獲假釋的殺人犯都送到同一個沒落小鎮,幫他們安排工作為增添地方人口數字做貢獻,會發生什麼事?錦戶亮飾演一個負責幫假釋犯接風到小城「魚深市」裡的市公所聯絡人,只有他和地方負責人知道這六位殺人犯的真實過往。一開始,純樸海邊的鎮民還能平常看待這些「新住民」,但隨著他們產生一些不尋常的舉動之後,也開始出現疑心。直到詭異的魚深市傳統祭典開始舉行,鎮上也爆發了一連串的瘋狂事件。

這故事一開始便以破題方式幾乎直接質問主角乃至觀眾:如果你知道你的工作環境或生活日常環境中有個殺人犯,你會怕嗎?那如果還有六個呢?是故整部電影都讓受眾處於一種緊繃的氣氛,不斷懷疑著:高達六個的殺人犯裡面,真的都可以金盆洗手、不再殺人嗎?

另,電影也以殺人犯的視角去看待整個社會:「不論當初自己殺人的原因為何,出獄的當下是真的下定決心要好好做人的,但是這個世界的人如果知道我曾經殺過人,還能用正常的眼光看待我嗎?」而事實和人性總是很殘酷,因為答案常常是否定的。

《羊之木》這片名其實困住我很久,總想從片名去掘出創作者意欲傳達的深意。直到半年後我才想通,那其實就如同圖面上所示意的那麼簡單,一棵樹長出來有各種分枝,你不知道它會怎麼長,如同六個殺人犯,就會長出六個不同分枝的故事。《羊之木》把同一題放在不同個案身上,長出了各種答案和可能性。隱隱中其實昭示著的是這六個人如果之前沒殺過人,他們在這個小鎮所發生的故事,期發展態勢其實並不會和他們殺人之後來到小鎮居住時有多少差異。殺過人沒殺過人,可能並非一個人之後會不會殺人的依據。預設的身份立場、甚至一個人的過往如何?這些恐怕都只是誤助人們去看待他人的一副有色眼鏡而已。

錦戶亮所飾演的市公所職員戮力帶著善意去和殺人犯交朋友,儘管心裡戒慎恐懼著、也希望不要得罪人(一如所有日本人)地帶著平常心去看待他們。可在最後他還是忍不住破壞了朋友之間的信任關係,惹來如狂魔猛獸般的惡意襲擊。有趣的是,傳統祭典裡所侍奉的恐怖的神祇,最後竟也參一腳、做了某種人為法治怎樣都無法達成的審判與裁決!這恐怕才是電影中最令人無法忘懷且忍不住低迴思索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