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促進國際文化交流,同時也為了讓好電影可以被更多的人看到,世界各國都積極地舉辦影展,而現在大大小小的影展大概有3000多個,而知名的國際影展更是電影宣傳的最佳途徑,各國電影與媒體無不爭相參加,影展會因為國家民情與目的而各有不同,而影展的周邊活動也五花八門,friDay影音將陸續介紹國際影展讓你知

作者/徐硯怡

ESEC巴黎高等電影學院畢,影展工作者。看電視和電影的時候忍不住會在意聲音畫面比例和字幕翻譯。

坎城影展系列(二) - 金棕櫚獎參賽影片問世

眾星紅毯爭奇鬥艷

今年由義大利女星莫妮卡貝魯奇主持的開幕典禮,開場表演由以《貝禮一家》拿下凱薩獎最佳新人獎的女演員Louane與著名法國歌手Benjamin Biolay合唱經典名曲<Le Cinéma>(電影),典禮最後再由影壇新秀莉莉蘿絲戴普,與伊朗名導阿斯哈法哈蒂共同宣布「坎城影展正式開幕」,影壇世紀傳承,新舊交替的意義不在話下。

所有出席坎城影展的明星,無不在紅地毯上展現自己最好的一面。

坎城影展紅毯直擊:http://www.festival-cannes.com/en/festival/photos#pid=13963

金棕櫚獎獎落誰家

適逢坎城影展七十週年,除了神級般的評審團外,競賽影片也都來頭不小,各個摩拳擦掌,企圖拿下象徵最高榮耀的金棕櫚獎,到底今年有哪些受到矚目的競賽片呢?

開展第一天打頭陣的是俄國導演安德烈薩金塞夫的新作 - 《當愛不見了》(暫譯,Loveless),此片不若前作《纏繞之蛇》中對政治、貪欲、權力與宗教的控訴,卻是以更冷列蒼白的語言從失能家庭出發,將問題深根蟠结到造成此無愛無家的現代社會利己主義,冷漠的暴力不但令人窒息,更是影片最駭人的力道。

英國導演陶德海恩斯的《奇光下的秘密》(Wonderstruck)改編自兒童小說。在不同年代裡,兩位喪失聽力的的孩子分別失去/尋找自己的父母親,意外踏上命運交疊的的尋親之旅。可惜故事過於平實,甚至不能說有太多驚喜,但陶德海恩斯獨有的人性溫暖關懷、細膩的美術設計與極具個人風格的影像視覺令人屏嘆。

匈牙利導演柯諾穆恩德秋(Kornel Mundruczo)2015年以《忠犬追殺令》拿下一種注目單元最佳影片之後,今年的新作《木星之月》(暫譯,Jupiter’s Moon)正式獲得了競賽片的入圍證書。開宗明義即點明「木星之月」即是歐洲,從全歐的難民現象出發,青年在非法偷渡匈牙利邊界時遭到槍擊,卻意外發現自己穫得了自由飛行的能力,然而無良醫師假借幫忙協助尋找失散父親的名義,四處進行神跡詐騙……隨著劇情的發展,捲出了恐攻、安樂死與信仰等許多歐洲正在面對的人道議題。結構複雜並且充滿奇幻色彩,比前作更壯闊的特效場面與場面調度顯示出導演的野心,然而野心太大,卻讓敘事情緒淪為過場,媒體反應不若前作。

引起今年坎城影展對大爭議的作品《玉子》(OKJA)於第三天亮相,到底全球最大的傳統影展是否應該接納新媒體製作的電影參加競賽呢?(因《玉子》由新媒體Netflix出資製作,因而不走傳統院線放映模式,而直接於Netflix的隨選視訊系統播出,坎城影展邀請了不在法國戲院播放的影片參加競賽,此舉激怒了法國的傳統戲院團體,也逼得坎城影展宣布,從2018年開始,所有競賽影片皆須於法國院線放映才可以參賽。)面對隨選視訊系統的興起,老牌影展是否該應該包容?還是要抵制?恐怕到影展結束都不會有答案,這大概還要一段時間,才能得到答案吧!

與《駭人怪物》相隔11年後,奉俊昊再次創造出代表性的奇幻怪物形象,然而這次的動物《玉子》非反派角色,而是跨國集團以基因改造生產後,再丟到韓國深山中偽造「食品產地證明」。儘管影片誇張、漫畫緊湊又娛樂的樣貌實在不太像傳統坎城「競賽片」,但奉俊昊成功的以此荒誕故事諷刺激進動保、肉食主義、現代食品工業,也道出其身為人類對萬物大地的生命觀。

瑞典導演魯本奧斯倫也是另一個從「一種注目」單元升等至主競賽單元的導演。前做《婚姻風暴》(Force Majeure)對婚姻與父權做了精采嘲諷後,新作《廣場》(暫譯,The Square) 也維持辛辣喜劇風格,將身為現代美術館策展人的男主角置入種種人性與道德抉擇的荒謬情境,從內而外掏出瑞典社會看似自由平等,實際上卻偽善利己的個人主義與內化的種族歧視深深鞭批。儘管奧斯倫對台詞的精細雕琢與節奏的細膩掌握讓每場戲「笑」果十足,但偏長的段落在影片中後就令人稍微疲軟,但整體媒體評價還算正面。

坎城影展已過1/3,眾所矚目的電影已陸續亮相,參賽影片好評不斷,到底還有哪些讓人期待的影片即將問世,讓我們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