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屍片(Zombie)對於重口味的觀眾來說,同時享受暴力血腥場面與驚悚效果的基本娛樂學分,更有趣的故事會將國族議題/政經結構全放進來一起討論(如《末日之戰》(World War Z)。

活屍片因此成了末日題材的熱愛類型,透過殭屍病毒感染可以討論太多科學凌駕道德之後的反撲產物。而活屍片過往其實是不入流的B級片題材,直到喬治羅密歐的《活死人之夜》將更多政治隱喻融入其中後,如核心vs.邊陲、黑人/婦女/同志等被打壓的弱勢族群,原來活屍片可以玩出這麼多元價值。也由於喜愛血腥驚悚雙重奏的觀眾在全球市場都有一定比例,使得活屍片日漸從非主流變成主流,特別是當今整體亞洲電影素質最穩定的韓國,也交出一部可圈可點的商業大作《屍速列車》(Train to Busan)。而且這還是導演延相昊(Sang-ho Yeon)的首部劇情長片,這就更讓人發自內心地尊敬此等能耐。

相較於《末日之戰》的龐大國族/地緣政治議題(小說比較明確,電影拍得比較純動作感),《屍速列車》其實是一部非常『小』的電影。就這麼說吧,連活屍病毒的成因為何?都不清楚,只能說疑似是一家生化科技公司的問題。偏偏男主角孔劉飾演的基金經理人為求自保,彷彿收到內線消息後就直接放生,引發散戶股災。加上開頭的市井小民自認老受到公權力壓制『消毒』,政府也擺明不解釋原因。《屍速列車》開場就已經嘲諷政府與上流菁英事不關己的態度,接下來就是上演高速行駛下,活屍們的無差別攻擊,讓人們如何為了自保而設下種種保險門檻。人性的醜陋與光輝,就這麼毫無灰色地帶地被攤開來。更明顯的是,資本家的尊貴身世血統在此刻更自覺優越感,拚老命都要斷尾求生。倒是看起來一副兇狠草莽的馬東錫飾演的愛妻摔角選手,則是象徵與資本家對立衝突的階級差異。

《屍速列車》有別於過往看到的活屍片,在於導演不只是只想用血腥暴力討好觀眾,更把力氣放在如何刻畫突乎其來的大難臨頭時,人性究竟在『自私自保』與『犧牲奉獻』之間怎麼選擇?既然天災人禍都有其不可測性,為求自保,理論上應該得到道德豁免權,但若在這一刻還堅持英雄主義,那就是最能賺足熱淚的票房炸彈。 孔劉在片中為了與關係生疏的女兒重修舊好,與她搭車去釜山找前妻。在這過程中,藉由這場災難,總算凝聚了家族血緣情感。另一對棒球隊情侶也展現了從兩人對曖昧情愫覺得困惑到一路攜手共度,可見,災難片永遠是修補情感傷口的絕佳推手。《屍速列車》除了兼顧活屍片該有的啃咬濺血效果,這種令人腎上腺素激噴畫面外,導演更把三、四組人物背景與情感堆疊建立地極佳,特別是最後孔劉在火車上的回憶場面,能以活屍片逼出我的感性眼淚,實在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