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2016)的金馬獎晚會最佳女主角的頒獎,是個大家難以忘懷的時刻。當頒獎人唸出得獎者是《七月與安生》的周冬雨後,又爆出一句「還有一個」(馬思純) .....全場情緒激動到了最高點。兩個年紀很小的女孩站上台領取了這最高榮譽。這部電影對於台灣影迷也是個難忘的記憶,大家在金馬獎影展少數的場次上看了這片,全部哭得死去活來,淚汪汪地離場。雖然因為法規,這部片到了今年三月才在台灣正式上映,我們對這片早就耳熟能詳了。

《七月與安生》改編自一篇非常短小的文藝小說《安妮寶貝》,描述兩個女孩子從青春到成長的經歷。七月與安生從小就要好得不得了,兩個女孩形影不離,看著彼此長大,也親密地看著彼此的身體在變化;然而成長是無情的,當他們長成了少女,卻同時愛上了學校的帥哥蘇家明。單純無邪的姐妹友誼,與複雜又具殺傷力男女情愛,碰撞出一段淒美的女性生命史......

這部片有著「閨蜜」電影的模式,青春電影的趣味,以及非常虐心的情節。兩個女孩從小就顯現了個性上的差異,隨著成長,彼此的差異越來越大。七月恬靜而優雅,嚮往安穩的生活;安生狂野而外放,選擇了漂泊流浪。成長後兩個女孩的生命從此走向相反的路;然而複雜的情感仍牽繫著兩人。安生對七月的男友家明早就有了曖昧的情愫,流浪中的她寫給七月的每一封信,末尾都會加上一句:問候家明。命運讓安生與家明再度相遇,三人的關係痛苦糾結著。

這個故事看似個俗爛的三角戀愛;然而三角戀並不是電影的關注重點,而看這部片時,大家會覺得男主家明似乎只是配角;因為整部片對於兩個女孩子的感情刻畫實在太過強大。兩個女孩的成長環境,成長過程,以及她們的生命抉擇,都彼此相異;然而在她們的內心深處,都羨慕著對方,甚至希望變成對方。安生的成長環境並不美好,因此而羨慕擁有一切的七月;富家女七月從小被保護得很好,內心卻孤寂,直到她遇到了古靈精怪的安生,生命才開始變有趣。不管她們的人生如何地跑,儘管一個男孩打亂了這一切,她們唯一擁有的,她們最愛的人,都是彼此。

當年金馬獎評審主席許鞍華評指出,《七月與安生》中周冬雨及馬思純缺一不可。她的評論也可說是這部片最簡要的解讀,七月與安生其實是不可分割的同一個人,缺了彼此,生命就不再完整。在金馬獎評審時,兩個女主角並非「打成平手」,而是評審多加了一個「周冬雨及馬思純」的選項。這兩個人,兩個演員,兩個角色,已經完全合而為一了。

到底是什麼電影有這麼大的魔力,讓大家看電影時全部變成淚人兒?因為我們已經太久沒看過(也沒經歷過)一個不流於俗氣,超越愛情,真正刻骨銘心的感情。《七月與安生》或許不是那種內涵多麼高深的電影,但是片中那股真摯的情感流露,毫不留情地觸動了我們心底最脆弱,最感性,也最真實的那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