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電影對於台灣觀眾早就很熟悉了,戲院經常放印度片,證明了我們對印度電影的接受度;而對於印度社會,我們也透過電影有了概括的了解;例如從《三個傻瓜》中,我們看到一個不大陌生的教育體制:父母親望子成龍,要求子女念他不喜歡的科系,而學生只要死讀書,依照師長的要求死背,就可已拿到A。這種「萬物皆下品,只有讀書(考試成績)高」的可怕觀念,直到今天依然存在遺毒,也在台灣釀成許多悲劇。台灣很多補習班廣告的廣告詞:「不要讓你的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就是個很恐怖的觀念,也是這部印度喜劇電影《人生起跑線》台灣中文片名的發想。

這部片的背景是個印度的富有家庭,很有錢,住豪宅,穿華服,接觸的朋友都是貴人,但是他們卻非常焦慮。他們希望把小女兒進好的私立學校就讀;但是名額有限,即使有錢也擠不進去,於是......他們非常焦慮。

《人生起跑線》的故事,大約分成兩部分:前半段非常「噁心」。我們看到一個很虛假,虛浮,勢利眼,炫富的富人世界。他們互相比來比去,比誰的兒子女兒比較聰明,誰的學校比較好,非常惡形惡狀。「窮」是印度的刻板印象,這群噁心的有錢人,也極力擺脫所有象徵貧窮的符號,例如:印度語。有錢人只願意説英語,也會要求子女不要跟說印度語的小朋友玩。雖然印度早就廢除了種姓制度,但是很顯然,階級的觀念依舊更深蒂固,而語言,就是一個劃分階級的象徵符號。本片的英語片名Hidi Medium的意思指的就是說印度語(不說英語)的公立學校,這類學校資源非常短缺。故事的富有家庭也深陷在這種害怕貧窮的焦慮中,媽媽就一直說沒有唸到私立學校,就會唸公立,然後就會變壞,吸毒..... 這段話重複說了好多次,一方面製造了喜劇效果(反正最後都要吸毒),一方面也相當諷刺地呈現了印度社會荒唐的階級觀念。

這部片的後半段故事,我們也不陌生,就是「越區就讀」:把小孩戶籍遷到明星學校附近,就可以申請到好學校。然而這部片的「越區就讀」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念。私立學校會安排一部份名額給清寒家庭,故事中的家庭企圖假造貧戶來申請,為了通過面試,他們得「越區」到貧民區居住一段時間。而他們在貧民去的生活,才是真正的「多采多姿」。

我們常說:「有錢人想的就是跟你不一樣」,這句話完全體現在電影的後半段。富人家來到貧民窟,先是怕得要死,被匱乏的生活資源搞得焦頭爛額,也不懂得在艱難中爭取自己的權利;窮人家雖窮卻樂天知命,心地單純,他們完全不知道有錢人的心機,甚至還以為他們是好人,願意流血幫助他們。片中的窮人妻子說了一句讓人深思的話:「學習貧窮是很困難的」。有錢家庭在貧民區生活雖然是為了通過貧戶入學面談;但是他們也漸漸了解了真實的人生,認識了真正真誠的人,他們的想法,也漸漸改變。

《人生起跑線》議題尖銳嚴肅,說故事的態度卻幽默嘲諷,故意雖然發生在遙遠的印度,但是對於台灣觀眾,本片的議題近在眼前,值得我們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