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電影節馬上就要登場了!去年的北影,上映了一部難得一見的澳門電影《骨妹》。片中真摯的女性情誼,感人的故事,引起了台灣影迷很大的迴響。澳門與香港短短一水之隔,但是在我們的印象中,總是談「港澳」,很少談澳門本身。有著殖民統治歷史的澳門,也有著深厚的文化資源。在2015年北影的「主題城市里斯本」單元,就有幾部討論澳門的電影。《骨妹》可能是台灣觀眾所見到第一部土生土長的澳門電影

故事開始於台灣。一個我們所熟悉的悠閒台灣鄉郊,我們看到了一種典型「小確幸」式的台灣生活,一對前中年的夫妻經營民宿,感覺恬靜,彷彿平靜無波;但是民宿的女主人卻有著酗酒的問題;而報上出現的一則尋人啟事,突然讓這女主人陷入激動;然後時空一轉,來到了1999年澳門回歸中國的當下。兩個年輕的女孩,就在慶祝澳門回歸的熱鬧氣氛下,分道揚鑣。

儘管澳門有日進斗金的賭場商業,《骨妹》的主人翁卻是兩個回歸前的按摩小姐(賭場的周邊行業)。她們在規矩嚴格的按摩店工作,「服務」男性,生活雖然不算太壞,但是畢竟不是很有尊嚴。只有姐妹之間互相扶持依靠,是她們最大的慰藉。靈靈與詩詩是編號18, 19的按摩小姐,她們在工作中培養了相濡以沫的情感,靈靈懷了孕不知何去何從,詩詩卻說他願意和靈靈一起養育這個孩子..... 兩個女孩就這樣同居,一起生活著.....

這部片的時空背景並不複雜:台灣與澳門,以及現在與過去。過去的澳門,即回歸前的澳門,是個治安敗壞,經濟蕭條的社會;面臨著回歸,大家人心惶惶。片中特別加入了1998年澳門汽車連環爆炸案,用這段歷史來烘托當時動盪的時代背景。然而即使外在環境險惡,兩個女孩子卻這時空下相識「相愛」。在回歸的那一刻,歷史從此改變,兩個女孩分道揚鑣了,澳門開始經濟發展,人民變得富有,消費力增加,澳門變成了觀光都市,物價房價都高漲;當遠嫁澳門在台灣開民宿的詩詩,十多年後重返澳門,發現舊的街區不見了,昔日的攤販聖地桃花崗,已經面目全非;昔日的姐妹,也感情不睦。在詩詩的眼中,澳門現在,比過去更加格格不入。

片中還有個重要的空間—台灣。台灣生活機能,物價都便利合理,也是某些港澳人的理想世界。詩詩嫁到台灣,過著穩定的生活;但是她的心中總是有個解不開點結,讓她染上了酗酒。而那個結,就在澳門,也就是他和靈靈的感情糾葛:為什麼在活回歸的那一天,靈靈要離開她呢?

這部電影一如英文片名:Sisterhood,描寫一份時代下的女性情誼/女同性戀,藉由幾個澳門女孩的感情世界,烘托出一份澳門的歷史記憶,以及對這份土地的愛。故事中的女孩子們,經歷了大半人生,澳門這方寸之地,畢竟還是心之所歸。詩詩最後選擇離開美好的家園台灣,回到了澳門,開了一家傳統的餅店,彷彿就是在宣告他對澳門的愛。這部片在澳門上映時,觀眾熱淚盈眶,想必都是因為勾起了內心深處的澳門情感記憶;對於我們,除了從這部片中認識了澳門電影,也認識了澳門獨特的的歷史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