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導演是枝裕是當今極為少數的電影「大師」。是枝裕和過去的作品例如《下一站天國》,《橫山味之家》等作品主題,都環繞在過去的記憶如何影響形塑我們的人生。改編葉田良家短篇漫畫的《空氣人形》延續了記憶的主題,卻讓一個沒有人類記憶的人偶,賦予她人類的靈魂...

故事的主人翁秀雄,一個無聊,寂寞,平庸,怪里怪氣的中年男人。他生活中唯一的慰藉,是一個廉價的充氣娃娃,這男子幫把她取名叫「小望」(由《超感八人組》,《秘密森林》的裴斗娜飾演),為她打扮穿衣,向老婆般呵護,而且..... 跟她做愛;在某一個早晨,這充氣娃娃像睡美人一般從無生命中「醒」了過來。她走到了外面,看到了一個多采多姿,卻又詭異難解的世界。她很想體驗這一切。帶著一絲猶疑與好奇,她開始在這繁忙都市中的冒險,遇到了一些跟她男主人一樣孤寂的心靈。她走進了一間錄影帶店,像個一無所知的小孩一樣驚奇訝異,於是她開始在這裡工作,也認識了帥氣的男店員純一。但是每天晚上,小望還是得回到主人的家裡,佯裝成無生無息的玩偶,任由無趣的男主人擺佈......

然而一個得到靈魂的充氣玩偶,會比較開心嗎?小望就像是「木偶奇遇記」中的皮諾丘,以一片純真的心去接受這個世界,但是世界雖然繽紛,卻有更多負面的部分;小望進入了人的世界,也必須同時經歷人世間黑暗的部分。這部電影藉由這樣一個無知純淨的角色,以一個最原始的角度來看我們的世界。在冒險的過程中,小望遇到了一個青春不在的中年婦女,單親家庭的父女,禁閉在家的女孩,在公園閒晃的老人等等。他們過著千篇一律的人生,內心卻都孤獨寂寥。我們也隨著小望的歷程,漸漸領悟到,原來我們的世界,竟然是一個無法擺脫的無間異域。小望得到了一顆「心」;但真實的人,卻經常是內心空洞的。

然而,人為什麼會從一個高智慧的性靈體,淪落成空心人?這部片同時也反省我們生存的消費世界。一個充氣玩偶,就是供人發洩慾望的玩具;但是有時候卻只能從這些可以購買的無生物中,尋找感情/肉體的依賴;反而不願意面對真實人生的問題。本片的有著童話故事的類型,當一個玩具得到了生命,應該是讓人喜悅的;但是當秀雄發現小望有了心,卻一點也不歡喜,他比較喜歡沒有生命的娃娃,而懶得處理真實的生命。這齣黑色沈重的悲劇童話,再度呈現了疏離世界的無情與可悲。

生命是個謎團,千古以來人類都在努力尋找生命意義,發展出各種哲學...... 小望也是如此。她的肉體是可吹可放的空氣,當她得到新生,也很想證明存在的意義。甚至去尋找她的創造者,卻發現這個世界全部都是「代替品」,而她的追尋,終究陷入不解的生命謎團。小望從得到生命,洞悉生命,失去純真..... ,其實就是個最典型的人類成長過程。《空氣人形》一如是枝裕和作品一貫的風格:從一個很簡單的概念發想,透過他的世界觀,延伸出尖銳又深沉的生命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