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近4分之1世紀之前,有一部怪怪的愛情奇幻電影《今天暫時停止》(Groundhound Day, 1993),描寫一個爛記者每天早上起床都發現自己被困在同一天。 片中蘊藏的豐富想像空間,讓它變成了一部歷久彌新的靠片(cult movie)。如今,萬萬沒有想到,這浪漫的奇想故事,竟然也可以和俗濫的《驚聲尖叫》恐怖類型結合;故事卻變成了:一個俗氣的女大生,生日的晚上被面具殺人魔殺死,但是「第二天」早上起床,發現自己又被困在生日那天,然後晚上又被殺,起床再過生日,晚上再被殺……恐怖的生日無止盡地循環下去。

女主角和《今天暫時停止》的爛記者一樣,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她對父親態度很差,在學校裡跟一群《辣妹過招》那樣的妹鬼混,作威作福煙視魅行,但其實她根本沒有真正的朋友。「每天」生日早上,她帶著濃濃的宿醉,在一個端正可愛的陌生捲髮男孩宿舍醒了過來。若要解除這魔咒,她得學習珍惜自己,珍惜身邊的人。

「今天暫時停止電影類型」讓人神往,因為我們有時都幻想自己可以重新活一次,哪怕只是重新活一天,讓自己有機會把生命修正得更好,或許可以糾正某些關鍵性的錯誤。這種故事中的「細節」因此非常重要,因為它們會「每天」重複,好像你每天都處在一個走位固定的戲劇場景。女主角一大早很沒禮貌地衝出捲髮男孩宿舍走進校園,以為自己被他上過了,然後碰到同一個講話很色亞洲男孩,一個環保小尖兵,她的那群「辣妹過招」黨羽,然後去找她的混蛋教授,室友還為她做了一個杯子蛋糕慶生,「每天」會有30秒鐘的停電,然後晚上去派對狂歡。這是個典型的大學生活,但是因為每天不斷重複,絲毫不足為奇的生活小事,都變得饒富趣味;主角「每天」面對這些例行日常的反應,也漸漸不同。這段過程中,她也從一個大學笨妹,漸漸開始轉變……就像《今天暫時停止》中的比爾墨瑞。

然而《忌日快樂》和《今天暫時停止》還是很不一樣。女主角不僅是每天活在同一天,她到了晚上都要被殺死一次,理論上只要她能逃過死劫,就可以活到第二天。和殺人魔的搏鬥,才是這部片的重點。說實在,女主角和殺人魔的動作角力和暴力殺戮,其實都很可預測;但是因為放在這樣一個複雜又有趣的故事脈落當中,那些我們看慣的恐怖片段落,都因此變得更風趣。更複雜的是:既然女主角只要生日那天逃過一死就可活到下一天,那麼如果生日那天發生了無法挽回的慘事,即使能活到下一天,人生會因此變得更好嗎?

《忌日快樂》還帶著警探片的趣味,女主角會把可疑的殺人凶嫌(也就是面具後面的那個人)一一列出,活像個大偵探在破案;不只如此,它更像是一個電玩遊戲。我們都知道,遊戲可以有很多「生命」,死過一次可以重來一次,但你怎麼死的細節,一次會比一次知道更多;讓你可以累積更多「生命經驗」,進行下一次的死亡與重生,直到整個破關,遊戲結束,你也得到成長,繼續自己真實的人生……這部片當然也是浪漫愛情片,片中的捲髮男孩,就是《今天暫時停止》中安迪麥可道威爾的男版啊!

大家都說恐怖電影千篇一律,超沒創意;然而恐怖片或許也是最能發揮創意的電影類型,例如《忌日快樂》這部萬聖節大片,把《今天暫時停止》和《驚聲尖叫》「雜交」成一部有趣的超級大混種片,真是讓人拍案叫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