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是個恐怖的地方。荒蕪粗鄙的中西部郊區有瘋狂的連環變態殺手;遙遠東北角的新英格蘭,雖然文化水平較高,但是這個英國人最先抵達的地區,也有著不同凡響的恐怖歷史:早起的清教徒移民,歇斯底里的宗教狂熱,以及十七世紀著名的女巫審判,都為這美麗,偏遠,冷冽,充滿大自然的「文明」空間,蒙上一股神秘的色彩。這裡也是美國恐怖小說大師史蒂芬金的故鄉—新英格蘭的緬因州。

史蒂芬金作品中的「恐怖空間」幾乎都在新英格蘭,包括著名的《魔女嘉莉》,《寵物墳場》,《迷霧》,以及這部《IT》。這地區四季分明,春天萌芽,冬日雪地枯樹,有教堂有墳場,整齊潔淨的房舍。而在這股白雲流水的美國中產日常中,卻隱藏著不可思議的「超自然」。

史蒂芬金的《IT》,發展了一種「無以名狀」的超自然,暫且喚它為「它/牠」  (IT)。在原始故事中,IT是一種來自地球之外,且永遠存活不滅的「物體」。IT有著活動週期,它每沈睡了27之後,就會醒過來一次;然後造成一堆禍害,兒童失蹤;而IT茁壯的方式,就是以小朋友的恐懼為養分。小孩子越害怕,IT就越強大;而我們都有共同的經驗:在我們小的時候,總是害怕衣櫃,床底下......等等黑黑的東西。

「IT」的具象是一個小丑。小朋友都愛小丑,但是小丑的樣貌並非我們美學中的「舒服」;小丑很容易就會變形成:醜,怪,恐怖,變得非常不舒服.....;原始故事中的小朋友用「IT」稱呼這小丑。這故事曾經在1990年被拍成電視迷你影集《靈異魔咒》,當時飾演恐怖小丑的,就是《洛基恐怖秀》中妖嬈的主角。幾年前拍恐怖片《母侵》的阿根廷導演安迪馬希提,再度挑戰這個故事,用一份惡夢般的恐怖視覺,再次進入兒童們深不見底的恐懼世界。

2017年新版的「IT」剛好了電視版(1990)之後的27年上市,然而時間背景仍停留在當時兒童離奇失蹤的1989, 1990年。片中的IT出現在豪雨後的下水道,一個小男孩在積水的路上追逐一只小紙船,在下水道口遇到了怪小丑IT,但是他似乎並不害怕,突然一陣驚恐他就被IT拖進了下水道內。一年後的夏天,他口吃的哥哥,召集了一群「魯蛇俱樂部」的小孩子,用大人無法理解的兒童神秘力量,尋找失蹤的弟弟。

比較起27年前電視版的《IT》中小朋友都長大成年,新版電影則完全由小朋友來對抗IT,包括口吃的哥哥,一個患有氣喘但行事謹慎的男孩,一個只會動嘴的眼鏡男孩,一個冷靜聰明的男孩,一個很有個性的少女,一個自學的黑人小弟,以及一個喜歡泡在圖書館的胖男生。這幾個在主流兒童社群中被視為異類的小孩,都有各自的故事,各自的成長悲痛/挫折,以及恐懼;但是這一次,他們必須克服自己的恐懼,面對自己最大的恐懼總和— IT。片中的IT會變形成又巨大又醜怪,整部片的恐怖視覺好似兒童樂園裡的恐怖屋,又好玩,但是處處讓人不安。

史蒂芬金所發展出的「IT」(小說1986問世),可以說是把魏斯克萊文的《半夜鬼上床》系列的故事(1984~),做更進一步發揮(兩者都在講青少年/兒童的恐懼),而2017年版的電影《IT》又把史蒂芬金再度向前推了一步,以更多面向詮釋原始故事,喚起了我們喪失純真的遙遠記憶,在社群網站上也激盪出許多天馬行空的多元解讀。這部片已經開始進行續集系列的製作,繼續在電影中為我們投射心底最原始的恐懼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