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影展今日公布芬蘭電影大師阿基郭利斯馬基(Aki Kaurismäki)在本屆柏林影展贏得滿堂彩的的新作《希望在世界另一端》(The Other Side of Hope)確定參展外,也將特別選映他六部經典作品,向這位用幽默關注世界的電影巨匠致敬。

幾乎等同於芬蘭電影代名詞的郭利斯馬基,曾被法國權威雜誌「電影筆記」選為21世紀最值得期待的導演。他獨樹一格的冷調幽默,贏得無數影評與影迷的熱愛,而曾經做過郵差、苦力與洗碗工的郭利斯馬基也把勞工、失業、難民等看似堅硬的議題,包藏在他的喜劇中,不僅毫無違和,更用黑色幽默映襯出人性的光輝。新作《希望在世界另一端》便是他對歐洲難民議題的關懷,柏林首映後全場掌聲不歇,也讓他獲頒最佳導演。

金馬影展於1990年首次引薦郭利斯馬基的作品,從此便成為金馬常客。本屆影展除了放映《希望在世界另一端》,也邀到難得一見的處女作《罪與罰》(Crime and Punishment, 1983)。另外,《天堂孤影》(Shadows in Paradise, 1986)與《亞利爾號》(Ariel, 1988)這兩部首度登上台灣大銀幕的作品加上《火柴廠的女孩》(The Match Factory Girl , 1990),則終於完整補齊郭利斯馬基著名的「勞工階級三部曲」。而被台灣影迷讚為「神作」的《流雲世事》(Drifting Clouds, 1996)與奪得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及最佳女主角的《沒有過去的男人》(The Man Without a Past, 2002),也會在這次影展放映。讓影迷領受北國冷冽的氣候下,依然溫熱動人的真情,以及別無分號的「阿基風格」。

《希望在世界另一端》

阿基郭利斯馬基獲得柏林影展最佳導演銀熊獎的新作《希望在世界另一端》,描述一名來自敘利亞的難民,偷渡至芬蘭尋求政府庇護,意外被面惡心善的餐廳老闆收容而有了新的身份。影片真實刻劃議題,並結合芬蘭小人物的奮鬥精神,以導演一貫的幽默風格與老派情義,展現北國寒帶的酷勁外表下,藏有開闊的包容精神與溫厚善心。

《罪與罰》

郭利斯馬基改編俄國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同名小說的首部劇情長片《罪與罰》(1983),將書中場景移至1980年代的芬蘭首都赫爾辛基,主角身分換成了年輕的屠宰工人,他潛入宅邸殺害屋主,被打掃女孩目擊,女孩非但沒有舉發他,反而萌生憐憫,糾纏的命運也將他們導向人生另一條道路。郭利斯馬基成功保留原著探究的道德命題,並以本片奠定他冷冽且憂鬱的影像風格,如寓言般透出警世意味。

《天堂孤影》

贏得芬蘭最佳影片的《天堂陰影》(1986),描述一名清潔隊員因合作無間的隊友突然逝世,生活的憂鬱和挫折席捲而來,以為與超市女收銀員的愛情能開花結果,卻意外成了亡命鴛鴦,踏上不歸路。郭利斯馬基透過鏡頭關注都市現代化發展下勞工階級的日常生活,反而挖掘出更多浪漫與幽默,與之後的《亞利爾號》、《火柴廠的女孩》被稱為「勞工階級三部曲」。

《亞利爾號》

承接著《天堂孤影》(1988)的冷調喜劇路線,《亞利爾號》更摻入了黑色電影元素。講述一名礦工兒子攢著所有積蓄前往都市討生活,途中卻被洗劫一空;與單親媽媽互許終生,卻又倒楣入獄,為了幸福的未來,他不僅要逃出監牢,也要逃離這個看不見未來的國家。影片節奏俐落飛快,不時有驚人的神展開,更將郭利斯馬基眾多招牌特色發揮得淋漓盡致,出色成績也讓他從此在國際影壇闖出名號。

《火柴廠的女孩》

「勞工階級三部曲」終章的《火柴廠的女孩》(1990),描述與吝嗇父母同住的火柴廠女孩,即使社會改革風起雲湧,生活苦悶的她只想挪薪水、買大衣、尋真愛,沒想到黃金單身漢一夜之後卻成了負心漢。郭利斯馬基將女孩與社會的革命做巧妙對比,展露強悍的批判精神,透過渾厚的膠捲影像,營造出超現實的黑色電影光澤,呈現大眾內心的壓抑與夢想。

《流雲世事》

郭利斯馬基首度角逐坎城金棕櫚的《流雲世事》(1996),鏡頭持續關注當代芬蘭的勞動階級,描述一對各自打拚養家的夫妻,在經濟蕭條下雙雙失業,貸款尚未還清,工作又四處碰壁,但他們丟了工作卻沒丟掉鬥志與尊嚴,為了生存,他們決定與命運之神做最後一搏。郭利斯馬基本片除了以荒誕幽默包裝對社會的關懷,也是他對九○年代芬蘭高失業率的批判回應。

《沒有過去的男人》

獲得坎城影展評審團大獎,並將愛將凱蒂奧提南推上影后寶座的《沒有過去的男人》(2002),是郭利斯馬基廣受讚譽的作品。影片主角是一名奇蹟重生卻失去記憶的男子,失去身份讓他除了得面對官僚體制的百般刁難,潛藏的過去也逐漸襲來。故事以失憶為引,交織成一齣冷暖交織的現代童話,中年男女的老派浪漫,各具神采的可愛配角、經年不變的樂團情結,郭利斯馬基外冷內熱的幽默同樣令人會心一笑。